用户政府-蔚来2019年总营收大约为80亿元

  • 时间:

【梅西进球超越C罗】

隨著機構投資者抽身離去,新能源汽車隨即迎來資本寒冬。很多造車新勢力因為資金不足,而被扼住咽喉。在這樣的危機關頭,不少地方政府扮演著白衣騎士的角色,成為造車新勢力最後的救命稻草。

蔚來落戶安徽之後,一方面可以鞏固安徽省新能源汽車的品牌實力,另外則可以彌補本省豪華汽車品牌缺位的遺憾。

根據蔚來第三季度財報顯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蔚來賬上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限制性貨幣資金和短期投資共計19.607億元(2.743億美元)。另外,其“資產負債率”達到了112%,創下歷史新高。

在競爭壓力日益加大的環境下,蔚來雖然獲得百億融資,但也只是幫助其從泥淖中脫身,前行依舊步履維艱。

蔚來第一次擁抱政府資金,是一個看似完美的結局。對方不僅提供資金支持,而且還將協助蔚來拿到生產資質,這對於彼時的蔚來,都是極其緊缺的。

新融資對蔚來意義非比尋常。去年蔚來發展一路遇挫,先後經歷自燃、召回、交付不及預期等一系列事情,公司一度被置於生死邊緣。在去年Q3季度財報會議中,蔚來對投資人和股民提醒到:“公司目前的現金不足以支持其在未來12月持續經營所需要的運營資本以及流動性要求……”

根據特斯拉方面稱,國產Mode3供應鏈有望在年中達到80%國產化,年底100%實現。而Model Y有70%的零件與Model 3可進行適配。興業證券(601377,股吧)分析認為,等到Model 3完全實現國產化後,其最低價格可以下探至19.7萬元,所以Model Y也將擁有更靈活的定價空間以及價格優勢。

但時過境遷,蔚來上市之後股價一瀉千里,最低時跌至1美元的退市紅線,作為第三大股東的高瓴資本去年年底就已經套現離場。此後和蔚來傳出投資傳聞的,大多都和地方政府有關。

當然,更重要的是,蔚來接連拿到融資的舉動也側面證明即使屢屢被唱衰,但仍舊有部分投資者看好其具有的價值。

其實,蔚來日漸理性也顯示在運營上面。

馬斯克本人也對Model Y信心滿滿,他曾表示Model Y的市場需求可能比Model 3多出100%,預計年銷量將達到40萬輛,其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之所以投資方有這樣的角色轉換,和新能源汽車遭遇的大環境有關。在造車新勢力剛誕生時,正逢電動汽車概念風口,而新勢力又有著互聯網光環的加持,因此資本市場也給予了熱情的支持。但隨著量產、交付的推進,新勢力交出的答卷也是差強人意,很多投資方無法完成套現離場,損失慘重。

另外有知情人士透露,如果尋求和政府的合作,蔚來是有很多機會的,但李斌一直不願意和地方政府綁得太深。

當然,這筆融資對於蔚來而言更加重要。未來有了合肥市政府的背書,以及超百億元資金支持,蔚來緊繃的資金鏈終於得到了極大的緩解。

排版 | 樓雨歌責編 | 陸遠

在用戶服務的新規劃中,蔚來做瞭如下方面的調整,“(服務)虧損由目前的4000多元,控制到1000元左右;最大化滿足95%用戶的日常需求,而不像以往追求100%的用戶滿意;通過管理優化,在兩三年時間內,不考慮蔚來自己員工成本,(用戶服務)做到盈虧平衡。”

在整車市場中,2018年我國汽車銷量迎來28年來首次下跌,2019年我國汽車產銷分別完成2572.1萬輛和2576.9萬輛,同比分別下降7.5%和8.2%。

但隨著日益緊張的現金流,蔚來終於開始調整在用戶服務上的支出。

2月25日上午,合肥市人民政府官方微博發佈消息稱,2020年合肥市重大產業項目集中(雲)簽約在合肥市江淮蔚來工廠舉行,打造以合肥為中心的蔚來汽車中國總部運營體系,總投資1020億元。其中,蔚來汽車中國總部項目計劃融資超百億元。

另外,由於蔚來調整了產品節奏,推遲了轎車車型ET7的發佈時間,所以蔚來之後的產品將面臨一段空檔期,交付的主力將完全依賴於目前已推出的三款車型。

根據消息披露,蔚來將在合肥設立中國總部,項目包括在合肥建立研發、銷售、生產基地,打造以合肥為中心的中國總部運營體系。同時作為條件,蔚來落戶合肥市5年內,將打造一個千億產值的龍頭企業,加速合肥新能源汽車集群發展,引領帶動安徽新能源汽車產業進入全國第一方陣。

儘管蔚來從去年就進行了一系列開源節流的舉動,通過裁員、出售車隊,用更廉價的NIO space取代NIO House等方式縮減開支,但對於一個四年虧損額達400億元、平均每月虧損近8億元的吞金獸而言,也只是杯水車薪。

而根據目前情況來看,蔚來ES8、ES6的交付數據都不盡人意,所以蔚來翻盤的希望更多的寄托在EC6身上。但EC6將要面臨一個強勁的對手,特斯拉Model Y。

在此背景下,蔚來與政府資金的接觸也是日益密切。

雖然蔚來當前與合肥市政府的簽約還屬於框架協議階段,但在正式簽約之後,合肥市政府方面肯定會對蔚來的經營業績做出對應的要求。

蔚來目前宣佈已經落地的是財務投資。3月5日,蔚來方面公佈,公司已經通過私募方式向買方發行和出售本金總額達2.35億美元的可轉換債券,預計將在3月11日或之前完成發行。

在分析師會議當中,蔚來宣佈與亦莊國投簽訂了框架協議,後者將對“蔚來中國”出資100億元,以獲取非控股股東權益,同時亦莊國投方面承諾還將協助蔚來中國建設或引進第三方共同建設先進製造基地,生產公司二代平臺車型。

如今,蔚來宣佈落戶合肥市,多少也有些無奈的因素。因為這同時意味著,蔚來將失去生產資質。作為蔚來代工方的江淮汽車(600418,股吧),也是安徽市政府的另一塊“心頭肉”。出於對江淮的扶持,想必蔚來短期內無法擺脫對江淮的依賴。所以在蔚來宣佈落地合肥之後,市場就傳言蔚來將與江淮進行混改。雖然蔚來方面緊急闢謠,但蔚來長期代工的模式基本成為定數了。

在蔚來與合肥市政府的框架協議中,有一組與經營業績有關的數據:蔚來中國預計2020年營收148億元(上市3款車型);2024年營收1200億元(上市6-8款車型);2020-2025年總營收4200億元,總稅收78億元。

地方政府投資不同於一般性的財務投資,前者更多的基於創造稅收和就業率等方面的考慮。在特斯拉落戶上海的過程中,上海市政府雖然給予了極大的幫扶,但同時也約定特斯拉每年交稅金額必須達到23.3億元,另外特斯拉必須在未來5年內在上海工廠投入140億元用於資金支出。

蔚來拿到一筆救命錢。3月5日,蔚來宣佈獲得一筆2.35億美元融資,開年以來,蔚來已經獲得4.35億美元可轉換債券融資,以及合肥市政府承諾的一筆超100億元融資。如若全部落實,蔚來今年融資總規模將超過130億元。

蔚來目前的股權架構分為ABC三種,其中A類股票一股對應1票的表決權,B類和C分別代表4票和8票,也就是說,這幾筆債券融資都是單純的財務投資,不會稀釋蔚來原本的股權,對於蔚來而言,幾乎沒有不利影響。

根據財報顯示,蔚來2019年前三季營收僅為50億元,如果以每輛車37萬元的價格計算,即使加上第四季度的8000輛交付收入,蔚來2019年總營收大約為80億元。照此推測,2020年蔚來倘若要完成148億元的營收額,幾乎要實現近一倍的增長。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IT老友記。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反觀特斯拉,隨著上海工廠的勢如破竹,其在中國的進展也是節節順利,而且隨著供應鏈的國產化,特斯拉的價格優勢將越發明顯。

在車型方面,蔚來目前已經推出了三款車型,所以目標輕鬆可以實現。但對蔚來最重要的考驗,是營收方面。

絕處求生與合肥市政府牽手,對於蔚來而言是最好的結果嗎?答案是並不一定。

根據分析師預測,蔚來2023年達到收支平衡前會再燒約140億元。另外蔚來還背負著15億美元的債務,其2019財年的自由現金流預計將為負98億元。

但遺憾的是,蔚來與亦莊國投的合作僅停留於消息披露層面,具體百億融資與生產資質均是無果而終。此後,蔚來又接洽了湖州市政府,但因為“評估風險過高”,最終未有下文。

蔚來在成立之初,創始人李斌就對未來汽車行業變革做了預測,他認為第一個維度是互聯網之前出現的企業稱為1.0企業。第二個維度是互聯網時代出現的企業稱為2.0企業。第三個維度是移動互聯網時代出現的3.0企業。而3.0階段最大不同,是可以提供超越別人的用戶體驗,並認為這是蔚來的機會。

蔚來甘願放棄生產資質,一方面是迫不得已,另一方面說明蔚來如今變得更加理性、務實,畢竟相比於生產資質這些錦上添花的東西,活下去才是最終重要的。

如今蔚來選擇牽手合肥,也是在危險關頭做出的理性抉擇。

合肥市政府引入蔚來雖然有些超人預料,但也在情理當中。近年來,安徽省政府已經位列新能源汽車產業鏈前列,落戶的企業包括國軒高科(002074,股吧)、中鼎股份(000887,股吧)、全柴動力(600218,股吧)等。但安徽的新能源汽車品牌則只有江淮、奇瑞兩家,安徽省銅陵市政府曾經扶持過另一家造車新勢力奇點汽車,但當前奇點汽車仍舊停留於PPT階段,交付時間也是被一拖再拖。

儘管縮減服務方面的預算對於用戶而言並不算好消息,但這也證明蔚來不再偏執於為用戶提供貼身管家式的服務模式,而是採取更加靈活、穩妥的方式。

看好蔚來價值的不只有財務投資基金,蔚來近日還得到了地方政府的背書。

在去年一年一度的蔚來日上,李斌正式發佈了EC6,但在現場,李斌並未直接公佈EC6的價格,他稱EC6的交付時間與特斯拉Model Y相近,因此需要靈活的定價空間。因此,EC6將會在今年7月份公佈售價,9月正式交付。

路漫漫有了超百億元資金的支持,內部也經過了一系列的調整,蔚來看似已經走出了危險區。但這也只是讓蔚來有了喘口氣的時間,實際壓力仍舊不小。

如今隨著近30億元資金的入賬,以及地方政府百億資金的支持,蔚來可謂渡盡波劫、絕處逢生。

可見,與地方政府進行深度捆綁,其實是受爭議的。

另外根據光大證券(601788,股吧)在研究報告中預測,蔚來2019、2020、2021總收入約為90億元、96億元、112億元,對應分別同比增長63.6%、14.3%、21.2%,可見,預測數據與2020年148億元的營收目標,差距甚遠。

在這樣的關鍵時期,拿到超百億元新融資,直接關係到蔚來以後的命運。不過,這是否意味著蔚來已經涉過險灘,步入康莊大道?

蔚來能否完成以上的目標,主要卻決於之後交付的情況,但國內汽車的銷售環境也是日益嚴峻。

百億壓艙石蔚來潛在投資者分別代表著三種身份,財務投資基金、產業基金、政府資金,三者性質截然不同,對蔚來的影響也是天差地別。

蔚來發展之初,頭頂造車新勢力的光環,另外有著李斌的加持,背後曾經一度擁有56位投資人的豪華天團。那時蔚來根本不缺錢,李斌在採訪中說:我一直的痛苦就是要拒絕別人,少投點,想投1億的能不能只投3千萬?想投3千萬的能不能只投1千萬美金?

因此,蔚來將“用戶企業”的理念寫進了招股書,其內部也有著對用戶傻傻的好的說法。為了實現這一目標,蔚來不惜耗費巨資為用戶提供無微不至的服務,所以蔚來的用戶也感慨,花40多萬實際上是購買蔚來的服務,順便送了一輛車。

如果按照目前的約定條件,蔚來想要實現這一目標,壓力不小。

而且,這幾筆融資的出資方都是非關聯的投資基金,所發行的債券為0利息,作為回報,債券到期後,持有人有權將全部或部分債券的本金轉換為公司A類普通股。

第一次傳聞和蔚來合作的政府資金,是北京亦莊國投。時間回到2019年5月份,當時蔚來公佈第一季度財報,財報成績本身並無亮點。但在財報公佈當天,蔚來方面公佈了一個“大消息”。

在蔚來宣佈獲得合肥市政府百億資金支持後,花旗分析師Jeff Chung在研究報告中將蔚來的股票評級從“買入”下調到了“中性”,並將蔚來股票的目標價從6.80美元下調到了4.30美元。

另外受到今年新冠疫情影響,蔚來的線下經營活動大受影響,其一月份交付車輛僅有1600餘輛,回血能力有限。如果銷量持續不振,且沒有大筆資金流入,蔚來將面臨生死攸關的局面。

再看新能源汽車市場,由於2019年我國新能源汽車補貼遭遇歷史性的大退坡,其中國補金額腰斬、地方補助直接退場,因此新能源汽車銷量大受影響。根據中汽協數據顯示,去年新能源汽車的產銷分別下降了2.3%和4%。而且業界推測,2020年我國新能源汽車補貼將完全退場,可見蔚來的交付壓力也是日漸陡增。

值得一提的是,蔚來此前已經用類似的方式完成2億美元融資,如果加上此次融資,蔚來在1個月內募集的資金總額已經超過4億美元。